<rt id="mwtvx"><meter id="mwtvx"></meter></rt>

  • <b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del id="mwtvx"></del></form></b>

      <tt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samp id="mwtvx"></samp></form></tt>
      <tt id="mwtvx"><noscript id="mwtvx"><delect id="mwtvx"></delect></noscript></tt>
      <cite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/form></cite>

      <rp id="mwtvx"></rp>
      <b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del id="mwtvx"></del></form></b>
    1. 人民網
      人民網>>西藏頻道

      十八軍老戰士朱東英:“我們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”

      林敏 鹿麗娟
      2021年10月28日09:11 | 來源:西藏日報
      小字號

        朱東英老人的家,在鄭州市管城區豫豐街一處老舊的樓群內。平日里,朱東英生活規律,早上推著小車去買菜,給自己做一日三餐,做一些簡單的鍛煉,收拾房間……

        就是這樣一位普通的老人,卻是70年前跟隨部隊進軍西藏、參與和平解放西藏大業的千千萬萬個無名英雄之一。

        朱東英,藏族,1928年3月生,四川巴塘人。1951年2月參加工作,同年參軍入伍,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8軍52師157團文工隊,隨部隊參加和平解放西藏,成為首批進軍西藏的女兵之一。朱東英先后在波密縣易貢農場、拉薩工委組織部、原那曲地區巴青縣工作。1983年,朱東英從巴青縣退休回內地,現居河南鄭州。

        回望西藏70年發展巨變,正是這些讓西藏從貧苦走向輝煌的開拓者、奉獻者和保衛者,走過一山又一山,翻越一嶺又一嶺,不畏風雪、不懼流血犧牲,進軍西藏、和平解放西藏,才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        從小就失去雙親的朱東英,是家中四兄妹中的老大,參軍第二天,朱東英便跟隨部隊進軍西藏。因為懂藏語,朱東英被部隊領導安排隨隊開展翻譯,做一些動員宣傳工作。當時跟她一起進藏的,還有巴塘縣20多名小姑娘。

        回憶那段歲月,朱東英印象最深的是單繩過金沙江。一次,她們通過一段谷深水急的河段時,就是靠著一根飛架兩岸的粗繩過去的。背上負重幾十斤,她們需要徒手抓繩一步步艱難往前移動。剛前行幾步,手就麻了,如果不小心松開手,就會直接掉進水里被湍急的水流沖走。

       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戰友被水流沖走卻沒有任何辦法,這在朱東英心里留下了痛苦的記憶。

        困難最能激發人的潛力。渡過較寬的河面時,朱東英和戰友們逐漸琢磨出了更多的辦法,大家找來幾根木棍,用隨身的皮帶將木棍捆在一起,做成簡易木筏,順著水流慢慢劃到對岸。再冰冷的河水,也沒能阻擋住大家前行的腳步。

        作為文藝兵,朱東英她們一路行軍,一路向沿途群眾講解共產黨的政策,宣講解放軍進軍西藏的目的和任務。對于這支共產黨部隊,一開始群眾既害怕又好奇,害怕他們會像農奴主一樣壓迫自己,好奇他們到底到西藏來做什么。朱東英和文工團的姑娘們就一個個跑去給群眾做思想工作,向他們宣傳共產黨和解放軍的政策。當看到沿途群眾從抵觸轉變成接受、理解、支持解放軍時,朱東英感到十分開心。

        朱東英的愛人郭家祥,是河南省封丘人,上世紀40年代參軍入伍,參加過很多著名戰役,是一位戰斗英雄。1953年,兩人結婚后沒多久,朱東英被組織安排到拉薩工委組織部工作,郭家祥則被派到重慶學習。

        結束重慶學習回到西藏,郭家祥向組織申請,希望能到最艱苦的地方工作。當時,剛剛和平解放的西藏,各地要開展地方建設,需要大量的人才到基層開展工作。位于藏東的巴青縣,由于海拔較高,條件比較艱苦,人才急缺。面對郭家祥的主動請纓,組織便把他安排到了巴青縣工作。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,朱東英也申請前往巴青。

        當時的巴青縣,不通車,生活物資都靠馬隊馱進去,工作生活條件極其艱苦。朱東英回憶說,當時的米面還能有基本的保證,最苦的是一點青菜也吃不上。偶爾,老家的親戚朋友會寄來一些干豆角、蘿卜干、白菜干等,這對她們來說是最珍貴的禮物。由于常年缺乏維生素,每個人的指甲都是裂開的,稍微不注意就會流血,疼痛難忍。

        當時縣里醫療條件有限,生了病要么硬扛著,要么買些藥水回來,自己給自己打針。到現在,朱東英的屁股上仍有一個很大的疙瘩,就是當時自己打針遺留下來的。自己打針,沒法做好消毒,針口就會化膿,再用酒精擦擦把膿液擠出來,時間長了,打針的地方就留下了一個大疙瘩,F在,陰天下雨時,這個疙瘩還會鬧點“小脾氣”。

        朱東英和老伴,在西藏整整待了30年。期間,他們共生育了7個孩子,由于條件艱苦,兩個孩子未滿周歲就不幸夭折了。夫妻二人無奈只好把其他5個孩子寄養在老家的叔叔嬸嬸家,而自己繼續投身到西藏建設中。

        幾年前,郭家祥離世;貞泿资甑南噱σ阅,朱東英說,婚后,老伴對自己一直非常好。年輕時,他是為我們黨的革命事業做出過突出貢獻的人,立功無數;婚后,他是個愛家顧家的好丈夫、好父親。

        朱東英告訴記者,現在生活條件好了,吃穿不愁。逢年過節,孩子們回來歡聚,是她最開心的時候。

        回憶當年進藏時的艱難,再看看今天西藏四通八達的交通運輸網,老人感慨地說:“70年的巨大變化,是無數奮斗者共同創造出來的,我們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!

      (責編:旦增卓色、吳雨仁)

     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国产AV福利久久精品can动漫
      <rt id="mwtvx"><meter id="mwtvx"></meter></rt>

    2. <b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del id="mwtvx"></del></form></b>

        <tt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samp id="mwtvx"></samp></form></tt>
        <tt id="mwtvx"><noscript id="mwtvx"><delect id="mwtvx"></delect></noscript></tt>
        <cite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/form></cite>

        <rp id="mwtvx"></rp>
        <b id="mwtvx"><form id="mwtvx"><del id="mwtvx"></del></form></b>